您的位置:首页 >> 武侠古典 >> 目标苏琳
目标苏琳
今晚我的目标是——苏琳

  沙发边上的阿辉还在对着凳子嘿咻,苏琳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,晃晃悠悠的准备回房间,李严也紧跟着苏琳站了起来。我扔下小媛,连磙带爬的来到卫生间对着马桶一顿狂呕。拉起小媛,从她身上摸出钥匙,我架着她进入苏琳的房间。

  好不容易进了房间,我已经精疲力尽了,搂着个喝醉的人和搂个死人没什么区别。白色的月光穿透漆黑的夜,照在床上的两个人身上,苏琳侧躺着,旁边倒着李严。

  我把小媛放到李严身旁,又把李严的手放在小媛的胸和腿上,今晚先便宜你小子了,哼哼,苏琳醒来看到你就死定了。我扑到苏琳的床边,藉着丝丝月光摸索着她的身体。睡袍轻易地打开,触手可及的是那丝般光滑的腿,我忍不住重重的亲了上去,受到刺激的苏琳轻哼着蜷曲了小腿,随着手指的深入不停地扭动。

  还未触及到想像当中的那一层布料,却感到指尖的一丝滑腻,我心下笑道:

  『早就湿透了,装什么矜持啊!』看来在游戏的时候,苏琳便春情已动,泛漤成灾了。

  顺着溪流一路向上,很快便到达了秘密花园,我迫不及待地拨开最后那层小小的阻隔,进入那最柔嫩的秘境。没有一丝的阻挡,指尖极其顺利地陷入了一片炙热之中,世间最柔软稚嫩的东西,一定是这里。肉壁上的层层叠叠在手指的刺激下不规律的蠕动,像有一张美人小嘴在吸吮。苏琳扭动得更加剧烈,不知道是在抗议还是期待入侵者的更加深入。

  正当我准备下一步动作时,我的身边隐约响起了手机的声音,我勐地擡头寻找,发现小媛正在用手机对着我拍摄,「我……」我该怎么解释?「小媛……」但实际我想说的是:「你他娘的怎么醒了?」这不坏了老子的好事吗?一定不能让她知道我今晚做的事。我伸手去夺她的手机,谁知脚已经软得站立不住,还没有抓住小媛就扑倒在床上。小媛并没有躲闪,她确实醉得不轻,手机还未举起就滑落到床上。

  仅剩的月光被飘来的乌云遮挡,房间里漆黑一片,小媛不再有声音,我继续我未完成的大业。「嗯嗯……李严,是……是你么?」不知是床上的动作太剧烈还是手指的刺激,苏琳在半睡半醒间突然发问,我吓得停止了动作,『睡觉还想着你的李严,我在你心中一点地位也没有吗?』我感到胸中一阵气闷,今晚不得到你,无法消解我心中的恨。

  「嗯……」我含煳地回答。黑暗中我拼命想解开苏琳的泳衣,怎奈泳衣太滑了,我又不是十分清醒,苏琳的泳衣始终无法脱下,摸着苏琳玲珑有致的身材,我的小兄弟早就举旗抗议了。

  拉扯之间,苏琳趴在了床上,而我则滑到了床沿。一点月光终于穿透重重阻隔送来一丝光明,苏琳的美体在月光下若隐若现,高翘的臀部被丝衣细细包裹,连接的是白玉雕琢般圆润光滑的大腿和细若无骨的小腿,按着黄金比例完美的分配如白绸般一顺到底,没有一点瑕疵,是那么的美丽。不得不感慨,这真的是神的杰作,神赐的尤物,哪怕只是一部份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。那里,不就是我的伊甸园么?

  彷佛饥饿许久的人遇到了满汉全席,我一头扎进心中的梦想之地,吸吮、舔舐,我像只饿狗一样疯狂啃食着来之不易的秘穴。舌尖滑过稚嫩的阴唇,没有感受到一丝毛发,溪谷中涌出更多的泉水,整个臀部在口水和淫水的涂抹下愈发光滑明亮。

  苏琳扭动得更加剧烈,轻声哼道:「严……轻点……啊……等下……」『李严,李严,等你嚐过我的厉害,就叫你忘了李严。』我想着,起身脱下睡袍,露出高耸的老二,拨开最后一层阻隔,深深的吸了口气,对着那神圣之地刺入。

  月光愈发明亮,海岛显得格外寂静,偶有海浪拍击岩石的声音,成为这个夜晚不再唯一的旋律。房间里,披头散发的苏琳像三明治一样被我和床夹在中间,高傲的臀部在我的阵阵冲击下丝毫没有变形,反而在不断地加强反弹的力量,彷佛让下一次的撞击更加深入有力。

  「严……啊……轻点……好硬……」苏琳眯着双眼,娇小的红唇紧紧咬住床单,极力忍住已到嘴边的快感。半醉半醒间,她把我当成了李严,小翘臀拼命向后迎合着我的动作,使每一次的插入都能撞击到溪谷深处的花蕊。重峦叠嶂般的层层肉褶刮擦着龟头上凸起的敏感神经,促使它一次比一次坚挺,在这个女人身上最细腻柔嫩的地方横冲直撞,「嗯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嗯……哼……」伴随着苏琳天籁一样的哼哈小调,宛若梦中。

  幽幽溪谷送出了它最好的礼物,白浊的蜜汁在玉门处越聚越多,遮挡秘蜜的那块布料早已湿透,我右手往外拉住苏琳的泳衣,指尖轻轻的在菊门附近打转。

  在沾满了足够的淫水后,我快速插入菊花的同时左手绕到苏琳的胯下,在滑不留手的一片肌肤中准确找到那一点点凸起之物,狠狠地蹂躏。

  「啊……你好坏……不要……那里……」苏琳不知所措的轻哼着,被分开的双腿突然合拢,龟头上的压力陡然增大,一丝喷薄而出的快感油然而生。我大大的深吸了口气,放慢了入侵的速度,仔细地品味这个尤物肉壁上的每一寸褶皱,它们为我而生,只有我才有权利享受。

  几个回合下来,我已如箭在弦,不得不发。我双手扶稳苏琳的屁股,将阴茎深深的插入谷底,摇摆,对着那娇嫩的花蕊细细的研磨。「严……那里……好痒啊……嗯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嗯……快干我……啊……我要来了……」苏琳侧着脸趴在床上,汗水混合着口水湿透她的头发,胡乱地粘在脸上,朦胧的双眼,微张的红唇中带着丝丝秀发,发出一阵阵娇喘,构成一幅极其淫荡的画面。这绝美的容颜带着即将高潮却得不到的挣扎表情,世间又有几个人能欣赏得到呢?

  苏琳右手向后突然抓住我的右手,企图阻止我继续摇摆,「严……快……我要……给我……」苏琳试图擡起臀部去套弄我的阴茎,我顺势擡起她的屁股,把她压在床上,左手从泳衣侧边伸入,狠狠地抓住苏琳的大奶。这一下,龟头不再亲吻花蕊,而是强行霸道的入侵到更深处。

  苏琳忍不住几番张大了嘴,贝齿极力的扣住下唇,小腿不由自主地弯曲,芊芊玉指狠命地抓住了床单,但……还是从那天籁般的声音中发出了愉悦的叫声: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太深了……额……」

  我右手撩起苏琳脸上的发丝,舌头轻舔着她的耳朵和脖子,左手不停地揉搓着她挺立的小樱桃,苏琳在我的攻势下陷入了无法忍受的疯狂,她拼命擡起头狂热地亲吻我的脸,直到双唇相交,主动献上她芳香的小舌头,与我不停交叠、吸吮,寻求唯一可以发泄的出口。

  苏琳不停地扭动臀部,寻找着快乐的源头,本就细小的阴道更是拼命收缩。

  肉棒在高压下早已蓄势待发,我强忍着爆发的快感,扭过苏琳的头对着李严说:

  「琳儿,看着他。」苏琳处在高潮崩溃的边缘,一心只想着夹紧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粗大的入侵者,好让自己满腔的慾火发泄出去,听到命令也不加思索就张开了眼。

  我相信,她看到眼前李严这张脸时还没有清醒,但我就是要这个机会击溃苏琳的心理。我双手紧紧抓住苏琳雪白柔软的大白兔使劲揉搓那两颗坚挺的樱桃,伴随着胯下忍耐许久的强力快速冲击,每一下都全根没入,击打在高翘的臀部,灌注在那最娇嫩的花蕊上。

  苏琳的思想顿时陷入了停顿,全身多处的汹涌快感瞬间将她淹没,她甚至在高潮到来时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就那样睁大眼看着李严,看着那个本应该在她身后带给她高潮的男人,却怀抱着另一个女人。

  再也忍受不住龟头上的快感,我紧紧地贴紧苏琳,在这一刻将世间最肮脏的精液注入最神圣之地。苏琳全身绷紧,小腿和大腿并成一道直缐,肉壁在高潮中收到最紧,几乎将阴茎夹断,强力的包裹下,肉棒竟然无法射精,我的脑中一片空白。

  这个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苏琳睁大的双眼逐渐向上翻起,微张的红唇里不时有口水流出,发出「额……额……」的声音。肉棒上的压力渐渐减小,取而代之的是强力的不规则的韵律,这次不是阻挡而是吸引。积攒得要爆掉的精子终于找到突破口,鱼贯而入,在强力的吸引下瞬间占据整个子宫。一次、两次……十次、十一次,肉棒持续地跳动,精子不停地涌出,在肉壁的按摩下似乎无法停止,我彷佛要被抽干。

  「啊……」头脑中的快感达到极致,我几乎也要昏厥过去。我无力地趴在苏琳身上,好久好久,不知是否睡着……当我再有意识时,身下的苏琳因为酒力和刺激,已经完全昏厥过去。我的小兄弟彷佛体会到这来之不易的硕果,久久不肯软去。

  发泄过后的我恢复了一丝神明,慢慢地抽出了依然坚硬的肉棒。看着即将从桃源深处涌出白色污浊之物,我将苏琳的泳衣整理好,好让我的子孙在那里保存得更久。

  看着昏厥的苏琳,我轻轻的给她盖上睡袍,撩起她的秀发,在她脸上轻轻一吻:「你的身上永远都有我的味道,永远!」************苏琳:「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!」我:「得到你的人就行了,要你的心干什么?」苏琳:「得到我的心可以解锁更多姿势!」我:「……」


【完】
百站百胜: